当前位置:安全资讯 >> 全文

如何看待美国国安局局长换血传闻?

发布时间:2018-1-9 18:12 标签: NSA 局长
分享到 0

The Dead Drop 上周五报道称,一名消息来源人士表示,美国国家安全局 (NSA) 现任局长上将麦克·罗杰斯 (Mike Rogers) 告知其员工称他将于今年春季离任,接任者据传是现任美国陆军网络司令部的指挥官保罗中曾根 (Paul Nakasone)

消息人士指出,罗杰斯本来希望继续留任至今年秋季但被劝说提前离职。中曾根因在现任岗位以及之前在指挥美国网络司令部执行网络国家任务中表现出色而广受好评。这一决定说明,中曾根将仍然像罗杰斯那样头顶两顶乌纱帽:既是NSA局长又是网络司令部指挥官。

罗杰斯在其任职年期间,主持了一系列有争议的国安局改革行动 (NSA21即“21世纪的国安局”)。有些人认为这种重组让国安局这个顶级密码破解机构变得更有效率,但也因此让员工变得动荡不安。罗杰斯是引导美国网络司令部逐步成熟的核心人物,他让网司令部参与其首项对抗 ISIS 组织的非机密任务,但同时也引发 NSA 高度机密信息遭泄露。

特朗普总统选举胜选后,虽然时任国安局局长的罗杰斯还和特朗普会面,被指有望成为国家情报总监,但他仍然坚守国安局局长职务,公开披露俄罗斯试图影响 2016年总统大选的行动。

NSA 前专家以及网络顾问对这一消息的反应是:希望NSA 和美国网络司令部两个部门剥离开来。但似乎这一期望在近期不会很快实现。

美国前国家情报局局长中将詹姆斯•克拉珀 (James Clapper) 表示,他认为罗杰斯在4月份同时完成NSA局长和网络司令部指挥官这两项工作,因此离任的消息是“正常的”,因为目前尚未公布任何延长任期的消息。他认为重点是利用罗杰斯离任的时机,将 NSA 从网络司令部剥离并将NSA局长的职位从军职专为文职。

美国网络司令部前副指挥官、罗杰斯副手中将凯文·麦克劳克林 (Kevin McLaughlin) 表示,首先他觉得人们不必过早下结论认为罗杰斯离任是否表明罗杰斯已得不到特朗普总统或其他人的重用。他认为美国国防部长和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 (Chairman of the Joint Chiefs) 可能已经建议通过这一决策来提升网络司令部作为完整的作战司令部,同时借此剥离 NSA 和网络司令部。早在20178月份,特朗普总统就曾宣布将把网络司令部升级为和太平洋司令部 (PACOM)、中央司令部 (CENTCOM) 和美国欧洲司令部 (EUCOM) 同级的司令部。

如今网络司令部隶属于美国战略司令部,但自从宣布升级消息后就听不到任何相关讨论,因此他认为可能已经开始将升级计划落地同时改变一人身兼两职的现状。他认为不久后,将提名一名四星级将领担任升级后的美国网络司令部指挥官,同时另外提名一名高级官员担任具有单独职能的国安局局长。

至于离任影响,麦克劳克林认为,国安局和网络司令部可能会自由发展,而不必担忧因一人身兼两职而带来的局限性和劣势。

2017年通过的《国防授权法案》 (NDAA) 指出,除非国防部长和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同时签发证明采取某些措施确保两个部门的剥离不会给任何一方带来不可接受的风险,否则一人身兼两职的情况难以改变。问题在于,美国网络司令部仍然高度依赖 NSA,前者并不具备自力更生的充足资金和人员配备,因此通过以上提及的法律方式来解决剥离问题。假设两个部门将在近期剥离,那么有必要了解下联合认证是否颁发以及其内容是什么。

从乐观的角度来看,麦克劳克林认为,是罗杰斯一手将网络司令部从无到有创立起来,罗杰斯将因为发展了完整的网络任务力量以及在全球开展进攻和防御行动而被记住。而网络司令部执行的首个非机密行动就是进攻 ISIS 组织。网络司令部跟之前相比已经快速成熟。同时,也可观察被任命为 NSA 新局长的官员类型,如果这两个部门确实分离的话。在创立网络司令部以及将基思·亚历山大(Keith Alexander) 升职为首个四星级网络作战指挥官之前,国安局局长一直都是由三星级的军职官员担任。一些人建议部门剥离之后,局长一职应该由四星级军职官员或四星级文职官员担任。这些方法都有各自的优势和劣势,观察政府做出的最后决策和国会监管委员会的反应是值得关注的事情。

国安局政策前副助理局长雷亚·赛尔斯 (Rhea Siers)认为罗杰斯有很多重大的个人和外部问题需要处理。国安局需要把精力集中在人员配备、情报任务、员工士气和内部安全方面。处理这些问题最好能由单独担任局长而非像罗杰斯那样身兼两职的人员处理。

很明显,国安局需要处理很多内部问题,比如安全问题尤其个人安全问题。同时罗杰斯需要应付因前合同工斯诺登泄密而仍受不好影响的NSA本身、现在又得应付痴迷“深度国家 (Deep State)”而且说了一些无法鼓舞任何情报机构士气的总统等。

此外,罗杰斯还必须处理自身的问题,早在奥巴马执政期间,他就已经是“刀上鱼肉”。这种状况可能是跟他的内部管理风格以及最近发生的改革 (NSA21) 以及网络司令部的能力和进展相关。赛尔斯认为现在正是考虑未来国安局局长候选人以及是否由文职官员担任的时候。

赛尔斯认为,NSA21 只是一个催化剂,外界批评重组计划肯定要容易得多。虽然改革都会发生阻力、出现错误,但NSA21遇到的问题尤为强烈。这可能是后斯诺登时代所带来的产品,不过员工的怨气似乎非常多,人人都在抱怨,可能就差组建“反罗杰斯阵营”了。

哈佛大学贝尔弗中心网络安全项目负责人迈克尔·赛梅耶 (Michael Sulmeyer) 表示,罗杰斯上任时面临两件重要的事情。第一件事是处理斯诺登带来事件带来的余波,因此他任职时恰逢国安局处于危机之中。从网络司令部的角度来看,罗杰斯面临的是这样一个组织:就其行动方式以及网络力量达成一致而就差实施了。但是罗杰斯并未处理好这两个问题。第一个问题关乎保持机密信息的机密性,第二个问题是组建网络司令部。就第一个问题而言,赛梅耶认为机密信息的机密性变得更糟糕。就第二个问题而言,并没有展示出很多外部证据可以表明罗杰斯在保护国家安全方面的果断能力。因此罗杰斯在处理这两个问题上都没有产生太多的积极效果。

赛梅耶认为现在跟过去不同,现在是剥离 NSA 和网络司令部的时机。这两个部门的工作都很重要而且完全不同。每个职位都需要处理各自的优先级问题并争取各自的资源。而国安局的士气不振似乎有目共睹,因此不管罗杰斯的接替者是谁,都应当着力于重振士气、关注人力配备以及发展核心竞争力方面。

本文由360代码卫士编译,不代表360观点,转载请注明“转自360代码卫士www.codesafe.cn”。
原文链接:https://www.thecipherbrief.com/article/international/agency-transformed-nsa-chief-rogers-set-spring-departure
参与讨论,请先 登录 | 注册

用户评论